无敌金刚

農業眾籌:項目創意助推品牌農業

2016-08-16 點擊數:1151
       今年2月,“情定鄉村2015我的鄉村夢公益眾籌活動”啟動,該活動面向全國公開征集優秀公益眾籌項目,發揮線上線下融合優勢,探索互聯網時代的鄉村公益之路。如今、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、行業協會、機構和個人開始把眾籌理念應用到“三農”事業發展中。在山西、山東、湖北、安徽、陜西等地,農業眾籌的實踐層出不窮。借助網絡手段調動大眾力量推動“三農”投資、創業、公益等,已成趨勢和時尚,對于提升品牌影響力,作用也很大。雖然農業眾籌目前仍處于試水階段,從長遠看,發展空間巨大。
  “農業眾籌
  ”為什么這么火?
  農業牽手眾籌的好處在于,可以獲得從創意到市場開拓全過程配套服務。同時,創客們有了啟動資金和批顧客,也能吸取大家智慧,創業成功率更高。
  作為熱度飆升的互聯網金融的一個分支,眾籌對很多人來說已不再陌生,但是在傳統的農業領域采用眾籌的方式,尚屬新鮮。所謂眾籌就是一種向群眾募資,以支持發起的個人或組織的行為。由發起人、跟投人、平臺構成,一般而言是通過網絡平臺聯結起贊助者與提案者。具有低門檻、多樣性、依靠大眾力量、注重創意的特征。
  農業眾籌起源于美國,主要是采用互聯網和社交網絡,革新原有的農業生產流程。美國比較有名的農業眾籌網站是Fquare和Agfunder,Fquare明目張膽向外宣布自己是土地流轉的平臺,Agfunder與點名時間、眾籌網這種類型的眾籌網站差不多,只不過項目集中在農業領域。
  2014年,在互聯網金融的推動下,我國農業眾籌迎來批吃螃蟹的人。農業眾籌平臺“嘗鮮眾籌”上線,填補了國內農業垂直領域專業眾籌平臺的空白;定位于F2F(FamilytoFarm)的“大家種”農業眾籌網上線;鄉村旅游休閑眾籌平臺“鄉籌網”上線;山東省家農業眾籌平臺“有機有利”上線……
  眾籌網合伙人、總經理李玉民表示,農業牽手眾籌的好處在于,可以獲得從創意到市場開拓全過程配套服務。他認為,農業眾籌與生鮮電商存在本質區別。電商單純是將現成的產品拿到網上賣,而農業眾籌則是在產品形成之前就已經有了完整的創意,這種模式包含了更多的內容和可選產品,為用戶提供的是個性化的定制服務,是新農業革新的有力手段。
  共青團陜西省委農工部部長魏延安認為,農業眾籌作為一個新生事物給農業帶來了亮點,可以實現按需制作,能解決食品安全、信息不對稱、產銷不對稱等問題,還能解決流通過于復雜,環節過多的問題,能降低成本,增加農民收益。
  同時,一些很有創新創業想法,有志于投身“三農”發展的創客們,通過眾籌平臺找到了實現夢想的機會,有了啟動資金和批顧客,也能吸取大家的智慧,創業成功率更高。
  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鄭風田撰文指出,有兩股大潮在驅動著“農業眾籌”的形成與發展:天性與安全。農業是人類認識自然和改造自然的必然活動,從事農業是人類的天性。另一方面,關注和從事農業也讓許多有錢和有時間的都市人提上了日程,不少城市居民到郊區租地,成為我國剛剛興起的一景。
農業眾籌籌什么?
  籌產品、籌技術、籌公益、籌土地、籌農場、籌股權、籌鄉村旅游……只要你能想得到。
  我們眾籌的是土地、農畜產品還是參觀采摘?這要圍繞著地域和農場的個性化特色來做文章。可以籌產品、籌技術、籌公益、籌土地、籌農場、籌股權、籌鄉村旅游等,只要你能想得到。
  目前國內常見的農業眾籌模式是農產品眾籌和“由銷量決定產量”。農場作為項目的發起方,在眾籌平臺上發起項目,籌集資金,并根據需求進行種植和管理,待農產品成熟后,直接配送到用戶手中。比如在湖北目前面世的農業眾籌項目中,有一個基本模式:發起者用眾籌資金投入,農戶生產農作物,新鮮、綠色的農產品直接送到出資者手中。
  這樣的眾籌處于初級階段,實際上,農業眾籌可以發生于整個農業鏈條的各個環節。農業眾籌還可以籌技術。Agfunder從農業技術這個點切入,給了我們許多參考和想象,可以是一個發展的方向。
  “聚土地”、“耕地寶”等眾籌土地項目的橫空出世,在業界產生了“鯰魚”效應。聯眾休閑產業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兼總裁余學兵認為:一對夫妻在美麗鄉村經營著一家屬于自己的農場,本身就是一個美麗故事,綠色有機食品更是城里人夢寐以求的,再賦予投資人經濟利益和社會公益利益,就足以打動投資人。
  還有鄉村旅游業。比如浙江省富山鄉的半山村、山東省沂南縣林海花田鄉村休閑度假區等,前不久都通過眾籌建設休閑旅游項目。城里人渴望鄉村生活,渴望獲得心靈的寧靜。如果讓一個城里人花很少的錢就能參與經營一家原生態的民宿、一家具有鄉村氣息的度假酒店,哪怕是一家普通的農家樂,會讓眾多的城里人羨慕不已。其回報可設置為每年在該酒店的住宿時間加上利潤分紅。而投資人的人脈圈又帶來了酒店的客源,形成一個良性循環。
  公益眾籌在農業實際上有更大的需要,鄉村的許多公益事業正在越來越多地被社會認同并參與。鄉村圖書館、鄉村學校設施、農村環保設施及活動等,只要賦予其一個使命,都可以拿來做眾籌。如去年10月,山西省永和縣副縣長程萬軍在眾籌網發起了“眾籌永和核桃圓孩子書屋夢”的社會公益項目,共籌集資金86萬元,不僅幫助永和農民賣核桃,還圓了城鎮幼兒園孩子的書屋夢。
  農業眾籌還可以是股權型的,比如端午眾籌一個粽子品牌,集合眾人的資金然后回報股權,炒概念玩花樣層出不窮。
農業眾籌的風險在哪里?
  農業眾籌籌錢模式不是問題,生產模式還是有問題。眾口難調、遠水難濟、管理困難、依然不能破解信任問題等。還有,大家對其認知度比較低,還處在市場培育階段。
  目前,“眾籌網”的34個農業項目中,有15個募集成功;“大家種”已經結束的眾籌項目中,成功率也只有50%,而且單個項目募集的總金額都很低,只有666元,的也只有68000元。據清科集團及眾籌網聯合發布的《2014年中國眾籌模式上半年運行統計分析報告》指出,“農業+眾籌”的模式僅能針對小部分高端用戶,具體合作模式仍需探討。《報告》分析,由于農產品具有生產周期較長、單價較低、保值期短、產品滯后性強等特性,同時農產品生長過程中種植戶還需承受災害風險和市場風險。眾多因素綜合在一起,農業的“互聯網化”模式發展舉步維艱。
  魏延安認為,農業眾籌籌錢模式不是問題,生產模式還是有問題。首先,眾口難調。農業區域性強,眾籌來的土地到底能供應多少種農產品?生產的農產品又是否能夠適合消費者的品味?其次,遠水難濟。有的農業眾籌生產消費是異地的,籌到了千里之外,怎么保質保鮮地運到消費者手里?運輸不是問題,但成本受不了,轉庫損耗是驚人的。再次,管理困難。在現實中把訂制的農產品送到出錢人的手里很不容易,背后的管理運營成本很高。具體有很多的操作細節,不解決標準化、可視化、可追溯體系的情況下很難搞。還有,即使眾籌依然不能破解信任問題,因為田間地頭的操作十分復雜,情況也千變萬化,農業生產過程的監管是世界性難題,遠離生產的客戶照樣有農產品安全的擔憂。
  還有,大家對農業眾籌的認知度比較低,還處在市場培育階段。農業眾籌是一個才興起沒多久的東西,不管用戶也好,農業項目的發起也好,都是一個需要培育的過程。
  目前,“大家種”、“嘗鮮眾籌”等農業垂直領域專業眾籌平臺,還沒有涉及到股權型農業眾籌。主要原因在于土地流轉、法律風險、財務管理等尚不成熟。“目前,農業眾籌比較火,但產業仍處于早期的萌芽階段,無論是回報類的農產品眾籌還是投資類的農業股權眾籌,都存在著很大的風險。”業內人士魯振旺分析。
  “農業眾籌形式多樣,如果要進行產業化,需要商業的力量,也需要專業的力量。公眾參與的眾籌農業,未來要想進一步做大做強,有不少需要改進之處:包括要進行必須的標準規范,還要有專門的外部監督。”鄭風田指出。
怎樣來一場成功的農業眾籌?
  有故事的項目或者有創意的產品是眾籌成功的關鍵。主體信用至關重要,個人形象可加分,項目本身是重點,合作平臺不可忽視,投資回報需具誘惑力。
  “我們每個農商不僅要懂得如何去策劃、利用眾籌所帶來的機遇,更要珍惜這個機遇,讓剛剛起步的眾籌成為普惠整個三農的福音。”余學兵說。有故事的項目或者有創意的產品是眾籌成功的關鍵。去年7月,“聯眾”民宿酒店眾籌大獲成功,短短一個月時間,認購金額達到1590萬元,在業界引起很大的轟動。
  分析“聯眾”的這次成功,至少有五個關鍵點。首先,主體信用至關重要。“聯眾”是早進入鄉村旅游業打拼的企業之一,市場敏感度很強,10多年來,積累下豐富的經驗。另外,“聯眾旅業”近期在浙江股權交易中心掛牌。企業發展的這些背景,讓投資人對“聯眾”信任大增。
  其次,法人形象可加分。公司創始人余學兵浸淫鄉村休閑產業10余年,在業內享有很高的知名度,口碑也很不錯。“投項目就是投人”,尤其法人的素養和口碑,是投資考察必不可少的內容。這次,很多投資人就是沖著余總的為人和業內美譽度而來。
  第三,項目本身是重點。這次眾籌的民宿酒店位于富陽市龍門古鎮,這個千年古鎮是三國時孫權的老家,歷史文化十分悠久,不缺的就是故事。此前,余學兵以自己對龍門從認知到融入到理解,寫了七篇洋洋數千字的感悟,并通過微信等新媒體進行了傳播,很好地起到了預熱作用。
  第四,合作平臺不可忽視。“聯眾”先是和浙江股權交易中心合作,在股交中心的眾籌平臺“浙里投”以及“愛創業”眾籌網進行推廣。“浙里投”是全國股交系統個眾籌平臺,而“聯眾”項目又是其中眾籌項目,基于“雙”所產生的廣泛的社會影響,聯眾的眾籌項目大獲成功也在情理之中。
  第五,投資回報誘惑力。根據籌資計劃,該次眾籌每份5萬元,每年可以拿到1萬元的度假權益,可以在聯眾任何一個度假村內使用,其份額還可以放在股交中心的交易平臺上以優先股的形式交易。沒有足夠的投資回報或市場預期,眾籌成功幾乎不可思議。
  毋庸置疑,農業眾籌前景可期,發展空間巨大,但它的發展必然經歷漫長、艱苦的市場培育階段。魏延安認為,一要在跨界融合上下功夫,既要懂互聯網,又要懂農業;二是模式需要繼續打造完善,在細節上下功夫,從農業實際出發,制作好的操作流程、規則等;第三鼓勵繼續創新,從不同領域方面探索。
版權所有:淮安大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技術支持:仕德偉科技 蘇ICP備16009131號
无敌金刚 手机德州麻将免费下载 湖南麻将258 历届欧洲杯比赛比分 腾讯欢乐麻游戏下载 新疆18选7 星期五斯诺克比分直播 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九游美女单机麻将 奕乐贵州麻将作弊器 9月9日股票推荐 球探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广东十一选五 188棒球比分直播 玩哈尔滨麻将技巧 北京赛车 成都麻将怎么玩